美国税改敦促欧洲下决心
来源:ca88亚洲城   发布时间:2017-12-22 16:51:34    次浏览   


     
     美国税改法案一石激起千层浪。实际上,早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减税政策之前,欧洲方面就已开始筹划减税事项了,只是没想到反被美国先下手为强。业内人士认为,美国税改虽不会成为触发欧洲国家开启减税窗口的关键,但将客观加速欧洲国家开始考虑甚至直接选择减税。
     美国税改法案获得通过后,德国智库方面第一时间公开表示:“特朗普税改将加剧欧洲减税压力。”
     税改有影响
     美国税改对欧洲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资本外流和欧盟跨国企业竞争力或被削减两方面。
     对于前者,商务部研究院欧洲与欧亚研究所副主任姚铃对国际商报记者解释说,按照美国参议院版本,美国企业税税率将从35%大幅降低到20%,这会增加美国本土的引资吸引力,促使更多企业及资本选择进入美国投资。
     对于后者,欧洲五大经济体的财政部长在近日给美国财长努钦的联名信中写得很清楚,即欧洲呼吁美国重新考虑税改议案。信中还特别表达了对众议院提出的特别消费税的担忧,称这一20%的税率旨在限制跨国企业通过和美国以外分支机构的内部交易来避税,而几乎一半的跨大西洋贸易都是在企业内部完成,这一税项将严重干扰贸易与投资在经济体之间的真实流动,也会扭曲业已成熟的商业模式,特别是对在美国售卖产品与服务的欧洲药企等外国企业造成损害。
     欧洲底气足
     虽然存在影响,但姚铃认为,欧洲不是必须跟风降税来进行自救,毕竟在拥有跨国企业数量方面,欧洲是少数能与美国同台竞争的区域之一。
     姚铃说,跨国企业在部署自身发展战略时,税收并不是唯一考量,目的国的营商环境也很重要,而欧盟整体的市场规模、欧洲经济多年的发展历史,还有成熟的市场规则和研发水平,都是吸引跨国公司在当地进行投资的优势。何况,欧盟税收并非统一标准,还有很多欧洲国家是以低税收闻名的,比如卢森堡、丹麦、爱尔兰等。最明显的两个例子是,德国和瑞典的总体税率均接近50%的高水平,但凭借令人难以企及的强大创新力和技术优势,两国的综合竞争力指数依旧高居第五和第七。
     “其实最令欧洲担心的是征收边境调节税,而今通过的税改方案中并没有这一项,可以说美国税改给欧洲带来的压力已经卸去大半。”姚铃这样告诉国际商报记者。
     资料显示,边境调节税是指一国对其进口产品征收关税,同时将豁免其国家厂商的出口税。按照欧盟相关商业团体方面的测算,一旦征收边境调节税相当于对欧盟商品征税增加20%。如今去掉了边境调节税后的美国税改法案,对欧盟来说,“杀伤力”降低了不少。
     降税有分寸
     然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李超告诉国际商报记者,不可否认的是,美国税改仍会客观推动并增强欧洲国家启动减税的意愿,因为很多欧洲国家在美国税改之前就已经开始酝酿通过减税来提升经济竞争力,美国税改会敦促这些欧洲国家尽快下决心。
     李超以德国为例指出,凭借自身在研发技术方面的优势,近几年德国经济表现一直不错,所以德国政府一直酝酿减税以帮助企业获得更多增长动力,只不过今年德国要进行大选,且现阶段政府还在面临组阁压力,所以减税政策迟迟未得到推行。相信后期执政格局稳定后,加上美国税改催化,德国政府执行减税政策的信号正越来越强。
     资料显示,除德国外,法国、英国、意大利、荷兰等欧洲国家也都在考虑减税方案。在法国,国民议会10月底通过了政府2018年预算案中有关税收的系列措施,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法国总统马克龙竞选时承诺的逐步取消80%的家庭的居住税,预计到2020年完全取消时能减税101亿欧元,另外还有对资本利得征收30%的固定税。
     意大利政府也在今年年初批准了一项计划,在2017年将减少企业所得税;荷兰政府一再强调必须认真考虑企业减税,打算推行废除特别税计划吸引大量跨国公司。
     英国方面,政府虽然拒绝将企业所得税税率直接降至15%以下的想法,但将继续实行阶段性减税,计划在2020年将企业所得税税率降至17%。
     不过,姚铃也强调,欧洲国家减税行为可以预期,可幅度方面却不要做过多期待,应该很难达到美国税改的幅度,因为欧洲国家福利相对较高,部分欧洲国家政府收支还不具备一味追求低税率的资本。
     

上一页: ofo戴威谈合并:竞争才能更好服务用户全面推动免押金    下一页:广州万隆:41亿资金入场抄底